横向哗众。YGO/JOJO/OW/VLD/BW/villainous/MLP/cuphead/BATIM/HTF/SP/Transformers/SPN/UT/AT/SU/GF。

*新年快乐,仅我一人守望着的你们。

  他们拒绝讨论本质,因为恐惧未来的某一天,一切都将成为难以启齿的过时话题。

  可拥有此刻并不是一件不可原谅的事,所以,抱紧他吧。Toothy对自己说。他看见对方低垂的目光,向着他,向着他以外更远的地方。他还是忍不住颤抖了,像失去节奏的鼓点,像陡峭山崖上的滚石,像自己的心脏,倾斜,继续倾斜。但是他落在了某种平稳的起伏中,Nutty接住了他。

你怎么会知道,对方何时才会嚼厌嘴里的糖。你只知道,不是现在,不会是现在。因为他吻了你,而吻是甜的。

关于崭新的未来,关于即将的到来,没有定论。他站在岔路口的中央,等待风暴将他带走。可带走他的,是他自己的腿。于是光线后退了,Toothy看不见任何人,事,物。他想要的,都在脑海中。

最后一次,唱一首歌?他唱了很久,一直唱到Nutty的身影消失了,那个模糊的残象,却永远在前方。更前方,消弭了千万年的星球留下它们仍然存在的假象。他或许能猜到,然而,依旧追了上去。

追赶着的人,是拦不住的啊。

可拥有此刻并不是一件不可原谅的事,所以,抱紧他吧。Toothy对自己说。他抱紧了那个人,在此之后,抱紧了那个残象。怀里的空洞就是他追赶的理由。

“我可以得到一个吻吗?”他微微撅起嘴唇。

“当然啦。”当时对方是这样回答的,然后吻了他的眼皮。

他爱他吗,他又爱他吗。谁在乎呢。

已经没有什么会停下了。

评论

© Anti-ReTerror | Powered by LOFTER